• <menu id="emo84"></menu>
  • <samp id="emo84"></samp>
  • <samp id="emo84"><sup id="emo84"></sup></samp>
    <samp id="emo84"><s id="emo84"></s></samp>
  • <blockquote id="emo84"></blockquote>
    2019-08-09
    進口大豆為何洶涌而入?
    中國大豆從世界最大的生產國,變成世界最大的購買客戶,如此戲劇性的變化到底是怎么發生的?

    20世紀下半葉,中國大豆完全自給自足,是世界最大的大豆生產國。大躍進前(1959-1961年),中國大豆的出口一度對前蘇聯非常重要。大豆產量從80年代的900萬噸增長到1994年的1600萬噸高峰。隨后的幾年里,產量亦穩步增長。

    直到1990年代,中國仍然是大豆凈出口國。在80年代末和90年代初期,大豆出口超過100萬噸,完全不需要進口。

    隨著中國對全球市場開放程度的提高以及大豆產品需求的增長,中國大豆產業在1990年和2000年開始發生巨大變化:

    中國曾經是美國、阿根廷、巴西在世界大豆出口市場的競爭對手,如今卻成為它們最大的客戶。

    怎么會需要這么多大豆?

    過去大豆主要用于豆制品的消費,養殖業的興起帶動了飼料需求增長,豆油的消費也不斷增加,于是大豆市場的結構發生了變化。

    現代養殖業的需求

    中國的經濟改革同時開啟了持續到今天的營養變革。中國家庭的食品消費以前以植物產品為主,現在已經多樣化,肉類產品(牛肉、豬肉和家禽)和乳制品的消費量增加。

    到2013年,每個居民每天總可用食物量接近3000大卡,其中包括高比例(20%以上)的肉類卡路里。

    1985年至2015年,豬肉產量增加了3倍,目前仍是中國主要肉類產品,占肉類總產量的57%。家禽產量增加了18倍,牛肉產量增加了15倍,羊肉產量增加了7倍。

    這些增長都是由人均消費以及人口增長推動的。2014年人口凈增長約700萬,但在未來幾十年增速將會放緩,到2030年中國人口將達到15億。

    人均消費的主要驅動力是日益增長的購買力和城鎮化。

    美國農業部統計,2014年中國人均肉類消費量為33.6公斤,牛奶和乳制品的人均消費量仍然很低,為12.6公斤。

    這兩類需求將在未來幾年增加。但是,人口老齡化可能會減慢消費增速,獨生子女政策的調整不太可能扭轉這一趨勢。

    肉類消費(主要是雞肉和豬肉)的增長導致對動物飼料的需求上升,包括谷物和大豆。

    基于食品安全和經濟原因,政府推動大規?,F代養殖業的發展,而傳統的小型養殖戶逐漸退出。

    2002年-2010年間,3000頭以上的養豬場占比從5%上升到18%。在乳品行業,擁有1000頭奶牛以上的養殖企業從從2002年的3%增加到2015年的20%。

    因此,自混飼料的使用不斷減少,工業化飼料使用量增加,對豆粕的需求隨之增長。

    中國豆粕產量從1997/98年的800萬噸增加到2014/15年的5400萬噸。

    中國的現代飼料工業始于1975年,到2012年產量近2億噸,成為世界最大的飼料生產國。

    豆油成為第一大消費油種

    隨著經濟增長和城市化進程,中國人均食用植物油消費量從1996年的不足8公斤上升到2014年的24公斤,低于美國和歐洲,但高于世界平均水平。

    中國食用植物油總消費量從1000萬噸增加到3300萬噸。

    在總消費急劇增長的十幾年間,豆油一直居于領先地位。

    在2002年前,菜籽油是消費量最大的植物油,其次是豆油、花生油和棉籽油。當時大多數油是以散裝毛油的形式銷售,區域特征顯著:東北消費豆油,長江流域消費菜油,部分南方地區消費花生油。

    但是,新的食用油標準改變了這種市場結構。1992年,中國頒布了一份“色拉油”的標準,未精煉的毛油顏色渾濁,被認為是不健康的,這引發了食用油市場的細分:味道和氣味不再是第一選擇標準,價格開始主導消費者的購買選擇。
    但是,新的食用油標準改變了這種市場結構。1992年,中國頒布了一份“色拉油”的標準,未精煉的毛油顏色渾濁,被認為是不健康的,這引發了食用油市場的細分:味道和氣味不再是第一選擇標準,價格開始主導消費者的購買選擇。

    便宜的大豆油變得更有吸引力,從2003年始,豆油取代了菜籽油成為第一大消費油種。

    2016年的美國農業部數據顯示,中國植物油消費構成中,豆油占44%以上,其次是菜籽油(24%),棕櫚油(18%)和花生油(9%)。
    2016年的美國農業部數據顯示,中國植物油消費構成中,豆油占44%以上,其次是菜籽油(24%),棕櫚油(18%)和花生油(9%)。

    在生產方面,中國并不出產棕櫚油,豆油是中國最主要的食用油產品,占比近55%,而菜籽油僅占29%,花生油占11%。

    進口大豆為何洶涌而入?

    中國的戰略和關稅政策

    為滿足大豆需求,中國政府面臨選擇,油籽產品的進口政策制定并不容易。期間經歷了幾年的反復。

    ——1995年,中國取消了豆粕進口13%的增值稅,以促進畜牧業的發展,確保飼料供應。結果豆粕進口急劇增加,1997/98年超過400萬噸,國內大豆價格及壓榨利潤下降。食用油產量下降,并出現了走私增長勢頭。

    ——為了解決這些問題,1999年政府對豆粕進口恢復了增值稅,并決定發展大豆壓榨業:進口大豆在國內加工,獲取壓榨利潤。

    ——中國決定實施3%的大豆單一關稅政策,取代之前的征收的180%關稅、40%優惠稅和3%配額稅率。這項決定旨在加強高附加值產品(即豆油和豆粕)的生產,同時契合中國的糧食安全戰略,留下耕地用于糧食作物生產。

    中國的農業貿易戰略包括僅對某些“非戰略”產品(大豆,肉類)增加進口,對谷物則征收關稅配額。這樣,農業生產可以專注于戰略產品,如谷物(小麥和大米),以保持自給自足。

    至此,政府做出了明確的地緣戰略選擇:

    巴西和阿根廷的農作物種植(包括大豆)正在迅猛擴展,可以進口這些國家有價格競爭力的原料來飼養動物,以支持養殖業的發展。

    如果中國不進口,由國內種植7500萬噸大豆用于壓榨,則將占用4000萬公頃土地,同時將不得不進口至少2億噸的糧食。

    中國沒有更多的可耕種土地,由于生態保護、城市化(2015年,54%的人口居住在城市)、工業化和污染,消耗、荒漠鹽堿化等所造成的多重損害,三十年來可耕地面積從1.33億公頃下降到1.2億公頃。

    為了促進大豆進口并加入WTO(世貿組織),自90年代末期,中國取消了大豆的進口關稅配額,將進口關稅降低到3%;豆油的進口關稅從2001年的63%下降到2006年的9%,豆粕的進口關稅保持在5%。

    因此,自2000年以來,中國大豆產業面向世界市場開放,這與受益于關稅配額的水稻,小麥或玉米產業形成鮮明對比。
    因此,自2000年以來,中國大豆產業面向世界市場開放,這與受益于關稅配額的水稻,小麥或玉米產業形成鮮明對比。

    大豆市場的對外開放給國內產業帶來了兩大主要沖擊:

    沖擊1:國內大豆產量下降

    大豆進口自90年代末以來急劇上升,到2015年,有超過8000萬噸的大豆進入中國。

    中國的大豆種植相比其他的主要出產國(美國,巴西和阿根廷)缺乏競爭力,因為耕地有限,產量相對較低。

    生產機械化程度不高,小規模農場的競爭力低于南北美洲的大型農場。即使在土地資源相對豐富的黑龍江,大豆農場超過10公頃也不多。

    生產成本不斷上升,國內大豆的價格明顯高于美國或巴西,數據顯示,從2004年到2014年,生產成本增加了2倍。

    此外,中國大豆價格保持在較高水平,因為2008年國家啟動了“最低保護價收購政策”,旨在幫助處于大豆開放市場中的農民。

    2008年中國在東北地區開始對大豆實施“臨時收儲”,每年10月下旬或11月初發布最低保護價,從 2009/2010年到2012/2013,大豆臨時收儲政策連續執行了四年,直到2013/2014年度 ,大豆價格穩定在4600元/噸。國內外大豆間的價格差價不斷增大,壓榨廠(油廠)更趨于采用進口大豆。

    2013年進口大豆均價為600美元/噸(需加征3%關稅),國內主產區的大豆價格則超過750美元/噸。 因為價格高,農民很難向油廠售出大豆,有的甚至不能被國家收儲,因為不符合收購的質量標準。

    盡管承擔著采購、倉儲的費用,國家大豆儲備倉庫仍不斷膨脹。外界評論甚至將“最低保護價”稱為對進口和外國種植者的“補貼”。

    中國種植的都是非轉基因大豆,含油量比進口大豆低3%-5%,市場于是出現了分化:

    超過60%的國產非轉基因大豆用作食品(豆腐、豆漿等),而90%的進口轉基因大豆用作壓榨豆油和豆粕。

    此外,中國大豆種植區域主要集中在北部,即東北地區和內蒙古。在1990年之前,中國的大豆壓榨工廠(油廠)主要位于大豆生產地區,銷售區位于南部及東南部地區。在這種模式下,大豆的價格呈北低南高。

    大豆開始進口后,沿海地區建設了許多新的大豆壓榨廠,產生了“北糧南運”的流通模式。位于港口附近的大豆壓榨商購買國產大豆,成本更高,部分原因是中國交通運輸的瓶頸。不斷增加的大豆進口量隨后改變了大豆貿易模式,國內大豆失去了資源優勢。

    無法與進口競爭,中國大豆產量自2004年以來一直在下降。2015年產量為1100萬噸,產量減少了35%以上,而種植面積減少了20%以上。

    然而,目前中國仍是世界排名第四的大豆生產國。產量一直維持在1.8噸/公頃左右的水平。

    大豆種植面積和產量
    大豆種植面積和產量

    大豆僅占中國油籽產量的23%,花生和油菜籽是第一和第二大油籽。


    現在中國已經依賴于國外大豆,80%的消費來自進口。在國際大豆貿易中占比60%以上,大豆年進口額達350億美元,占中國
    農產品(000061,股吧)進口總額的1/3。中國主要油籽產量

    中國主要從三個國家購買大豆,95%的進口量來自于它們:巴西49%,美國35%和阿根廷12%。

    中國大豆業的變遷史:從世界第一生產者到世界第一大客戶
    實際上這亦是互相依賴的格局:

    巴西四分之三的大豆出口到中國,美國超過一半的大豆銷售到中國,85%的阿根廷大豆出口到中國。

    美國農業部的數據顯示,2014年中國豆粕的產量約為5900萬噸,高于全國5600萬噸的消費量,占中國蛋白粕類總消費量的近四分之三。中國仍然是豆粕的凈出口國,主要出口到日本,越南韓國。

    盡管巨量大豆被壓榨,豆粕實現了自給自足,但中國仍是豆油的凈進口國。2007年進口量達到280萬噸,2015年下降到80萬噸。

    雖然自2001年以來中國提升了大豆壓榨能力,但豆油需求增長得更快??梢杂昧硪粋€原因來解釋著這一進口現象——豆粕和豆油壓榨提取率。

    中國的壓榨業似乎重視豆粕甚于豆油。國內豆粕的出粕率為79%,高出國際平均值0.5%;而豆油的出油率為17.8%, 明顯低于18.5%的國際平均值。

    油脂部分來看,中國的對外依存度逐年增加,主要因為巨量的大豆進口和不斷增長的棕櫚油進口量。

    近20年來植物油對外依存率不斷增長
    近20年來植物油對外依存率不斷增長

    沖擊2:外資進入中國壓榨業

    中國的大豆壓榨產能不斷增長,從2001年的4000萬噸增加到2015年的1.5億噸,如果以年壓榨7000萬噸計算,產能明顯過剩。

    壓榨產能最大的地區為:山東(4000萬噸),江蘇(2200萬噸),廣東(2000萬噸),廣西(1500萬噸),遼寧(800萬噸)和天津(900萬噸),全部都遠離大豆主產區。

    自2004年以來,中國大豆壓榨產業的另一個危機在于:越來越多的份額掌握在外資企業手中。

    2004年4月,在大豆價格達到360美元/噸的高位時,中國的大豆壓榨廠(油廠)購買了美國大豆。6個月后,價格大幅下降到190美元/噸,許多買家試圖違約,但最終不得不履行合同。

    高價買豆最終導致許多中國壓榨企業巨額虧損和破產,國際大豆貿易商借機得以進入中國油脂壓榨業。這次“大豆危機”導致了行業格局的巨變。

    目前,雖然國內企業擁有三份之二的大豆壓榨產能,但外資公司掌控了中國70%的進口大豆貿易量。

    美國ADM和新加坡豐益Wilmar聯合投資的企業,目前是行業內最大的外資企業。豐益wilmar在中國擁有56個分支機構,年壓榨量2000萬噸。

    Bunge邦吉于2005年進入壓榨業,在南京,天津和上海設有機構,與三維集團在日照建有合資壓榨精煉廠。

    Cargill嘉吉在中國運作34家獨資或合資企業,并在廣東、江蘇建有四家壓榨廠。

    國家的困局

    羅輯思維羅振宇有一期就在鼓吹中國要放棄糧食自給,靠買就行了。他可能只從經濟學來看利弊,而沒有從國家全局的角度來看。

    糧食是特殊商品和戰略物資,把中國糧食安全交給其它國家,等于把國運交給其它國家,甚至比外國駐軍更加嚴重。

    糧食這種東西,市場供應少10%,價格就會暴漲3倍以上。市場供應少20%,就會有40%的人吃不飽飯,必然引發動亂戰爭。

    中國糧食進口量不斷上升。

    危急時刻,糧食、石油、黃金才是硬通貨,比一般的工業產品更有價值!美國深知這一點,對中國采取低價糧食傾銷,試圖讓中國糧食產地減少。中國正對進口糧食產生較大的依賴。

    如果我們大量從國際上進口糧食,就會造成國際糧源的緊張,糧食價格必瘋狂上漲。 過度依賴國際市場,在戰略上極易受制于人,在關系國家生存發展的國際競爭中處于被動。

    一旦發生糧食危機,你又完全依靠進口糧食,中國將面臨巨大損失。如果糧食不夠,以后哭都哭不出來。

    國家現在也很難!

    維持高糧價,維持房地產,避免重大危機!進口糧食占比已經超過20%了。如果城市人每月那點工資,還完車貸房貸后,面臨高物價醫療價格后還要面臨高糧價;加上農民種地積極性降低,耕地荒蕪,這一堆人被人攛掇一時腦熱,后果可想而至。

    所以眾多中國企業在海外瘋狂買地屯田,然后賣到國內,收購了很多國外先進的農業和生物公司。

    一帶一路的一個重要戰略就是海外種糧,巴基斯坦平原多,受印度洋暖濕季風滋潤,中國在那里扶植當地農民種水稻棉花等。

    土豆主糧化戰略明顯是為未來三大主糧減產做準備,如果我們一起吃土豆,那么耕地紅線可以減少一半,如果我們吃玉米,那么耕地紅線變成了十分之一。

    本文首發于微信公眾號:撲克投資家。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,不代表和訊網立場。投資者據此操作,風險請自擔。

    捕鱼现金版注册送分